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公寓春天 > 正文

公寓春天

作者:admin 人气:加载中 来源:网络

  
      在我们冒着大雨到达我的公寓时,已经全身都湿透了。
 
  「上来吧!」我打开这道禁门。雅靖这小花痴,千方百计想要进来看看,这 下子既然来了,一定得让她「好看」才行。
 
  雅靖是我的学妹,平常就和我蛮要好的。由于我对她并没有意思,所以总会 秉着良心与她保持距离。但她主动得有点夸张,常常会要求我做一些男朋友才会 做的事,如送宵夜、帮她搬东西、送她通勤等,而且常借着课业上的名义来接近 我,还常常要求要到我的公寓来玩。
 
  今天就是义务带她去买东西,回程遇上大雨,只好带她回来。既然已经带回 来了嘛……呵呵呵!
 
  其实,她的脸蛋实在很可爱,喜欢她的男生应该不会少,为什么都没听说有 人在追她呢?只不过对我而言,她那五短身裁,加上个性不像女孩子,穿著更是 邋遢,不符合我「气质型美女」的喜好。
 
  「哎!」她接过我递上的毛巾,拆下了发夹,擦拭着湿淋淋的头发。白净的 皮肤,乌黑的头发,专注的神情,煞是好看。这下子让我的企图更坚定了。 
  「我想洗个澡,你要吗?」天气有点冷,身上又湿透了,换个衣服顺便洗个 热水澡,再舒服不过了。
 
  「我可以先借你衣服,等你的衣服烘干了再还给我。」
 
  「嗯。」
 
  不论是个人喜好,还是实际需要,我都料到她会同意。我在衣柜里找出一件 衬衫、一件运动短裤给她。
 
  「你先洗吧!」我让她先进浴室,关上门,自己也把湿衣服换下。接下来, 马上就定位啰!
 
  这浴室的门有点老旧,不怎么隐秘。门的侧面有一条缝,贴上去里头就可以 看得一清二楚。嘿嘿!平常都只能偷看室友的女友洗澡,今天终于「自备」了一 个来啰!
 
  她的身裁很丰满,虽然我没什么研究,但确定起码有D罩杯以上。平时就常 常面对这两颗肉球眼花了,今天好不容易才可以看看它们的卢山真面目。顺利的 话,等一下还要好好把玩一番……
 
  我屏息凑上去,那诱人的景致就完整呈现在眼前了。她全身的皮肤真是又白 又嫩,好象婴儿一般。虽然个头小,更使得那对肉球简直像一对木瓜一般挂在上 头,好想一口塞进嘴里,被它噎死也好。比较差的大概是她屁股到大腿上的赘肉 较多,有点肥颤颤的。就这么看着她冲洗全身上下,搓揉头发,幸好类似这种场 面三不五时就可以欣赏一次,不然看了一定会挡不住冲动。
 
  她洗好后,穿上我的衬衫和短裤,这是她身上仅有的两件衣物了。出了浴室 后,我把浴巾和吹风机递给她,告诉她烘衣机在阳台上,然后换我自己去洗。 
  洗完了热水澡,浑身舒畅,该是「享用」她的好时候。但是这事不用急,太 「性」急反而会坏事,最好的方法就是顺其自然,没吃到也只能算了,这就是我 的哲学。否则就不能当个花花公子,只配当个痴汉。
 
  打开浴室门,我对坐在地板上的她微微一笑。她竟然一反平日的三八,露出 羞赧的笑容。对了,因为我们身上穿的都不多,又刚洗完澡,活像一对小夫妻一 样,而她就是在那边等着我……的妻子啰!虽然一切好象很顺利,但是她平日看 似活泼,对肢体的接触却是警觉很强。所以也不能太乱来啦!
 
  「休息一下吧!」我打开了收音机,流出的音乐令人心情放松。「等下雨停 了,衣服烘干了,我再送你回去。」
 
  「学长,你的房间真漂亮。」她说,指着我的萨克斯风问:「这是什么?」 
  我把箱子打开来给她看,好久不见的萨克管还是闪闪发光。
 
  「哇!这是萨克斯风吗?你会吹呀!」
 
  「不会,只是摆着好看而已。」
 
  她露出那副招牌笑容,嘴里有两颗虎牙:「可以吹给我听吗?」
 
  「下次吧!这吹起来很大声呢,我都拿到外面公园去吹,不然会被左邻右舍 赶出去的。」妈的,那么久没吹了,中气不足,吹出来的声音还能听吗? 
  接下来她就像个好奇宝宝,一的儿要看我的音响,一会儿又要我开抽屉给她 看,一副要把我的房间挖遍的态势。后来终于安静下来了,因为我开了计算机给 她玩。没想到她还是本校BBS站「彰化版」的版主,只是都很少在管理,上站 就是在看文章。我又开了一个游戏给她玩,简单教她一下,她就认真玩起来了, 我只好一个人拿起书来看。
 
  不多久,她又叫:「学长,这里怎么玩啦?」
 
  我凑过去看看,那的确是比较不容易的部分。「来,我帮你玩。」我弯下身 去玩那一段。不过这有点复杂,玩了一下还是没过。
 
  她把椅子让了一半给我坐,这一坐就有趣了,她柔软温暖的身躯与我的身躯 靠在一起。我一手挟着鼠标,一手顺势搂着她的肩,就这样玩了起来。
 
  我因为注意力都不在游戏上,怎么玩都不过关。她也没有意见,就这样看我 玩。等我好不容易过了关,看了她一眼,才发现她面部潮红,眼神有异。大概她 很少有这样的的经验吧!这个还未经人事的小女孩,正等着我为她上宝贵的一课 啊!
 
  我凝视她的眼睛,用手拨拨她的发鬓。她把眼光移开,头低下去。我托住她 的下巴,就这么一吻而下。
 
  小小的嘴,看来还未被吻过。轻轻一碰,算是第一次。接下来的第二次就深 深吻去。她有点呆呆地,没有反应。一边吻她,手也一边开始活动起来。她仍没 有反应。
 
  她的乳房是我所接触过最大的了。隔着薄薄的衬衫,那种柔软实实在在地感 觉到,太过瘾了!在我解开她的扣子时,也没有预期中的抗拒,就这么出乎意料 地轻易把她剥光。
 
  「学长……」她用近似呻吟的语气。
 
  「你好美……」我斜睨着她坐在我身上的胴体,说了一句,算是敷衍她的回 应。她的身裁略胖,说不上很美,但却有十足的诱惑力,目光再怎么都是被那两 颗巨乳吸引。
 
  真正算得上美的,是她的皮肤,用「缎子般的光滑」虽然很老套,却才差可 比拟,而且在文章中虽然常常看见,但在现实里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像现在 这般让我咨意抚摩。
 
  我小心翼翼地把她平放在地板上,从头到脚爱抚她可能是敏感带的地方。没 有性经验的女孩子,好象全身都是敏感带似的,含住她乳头时,她会混身颤抖; 在她腹部附近挑逗时,她也会发出呻吟声。就这样一路探索到她的神秘蓓蕾。 
  我把自己想象成蝴蝶。有见过粗鲁的蝴蝶么?没有,所以我很轻柔地对待她 的这个地方。即使如此,她还是发出「呜……」的声音,只是我确定那不是痛苦 或哭声,因为她的爱液如泉水一般地涌出。
 
  我伸舌舔了一口,这带点尿骚的海潮味道似是在邀请我的进入,原来「爱如 潮水」指的就是这里,真是下流的一首歌。
 
  我掏出早就迫不及待的「大」弟弟,放到她的入口,托起她的腰,慢慢地往 前送。
 
  本来已后作好心理准备,不知道她会发出什么怪声,没想到她只是身体一阵 发抖,我稍稍用力就这么不小心滑进去了。
 
  每一个女孩子的阴道都是温暖而湿滑的,我还没有遇到过例外。所以她的阴 道和别的女孩也没什么不同。我轻轻抽送了几下,见她的处女之血沾在我的小弟 弟上,就不再抽了,因为第一次通常是会痛的。我把动作改为左右摇晃,她随着 我的动作发出「呜呜」的声音,就这样一直到身在她的里面射出。
 
  雨停了,我送她回她住处的途中,她一直一言不发。我试着逗她说话,她却 一反平常的聒噪,只简单地讲几个字就低下头。为了不让她的同学看到,我载她 到骑楼就让她自己进去了。
 
  但是从这一天以后,她不再像过去的粘人,每次见面总躲着我。到底她在想 什么?真搞不懂。后来才从另一个学妹口中得知,她有一个长得很丑的男朋友, 是她们同学。
 
  或许是欲求不满吧?或者是她事实上喜欢的人是我,才会怀着矛盾的心情把 初次给我的。
 
  她终于进到我这公寓来了。
 
  当年我在台北读书时,曾在永和租了一户公寓,住了两年,其中发生过不少 事。
 
  记得那天,我的萨克斯风吹嘴用的竹片没了,于是便到公馆附近一家乐器行 买。进了乐器行,看见柜台的那位女孩,不住一阵惊讶。
 
  怡君!
 
  她是我国小的同班同学。那时在班上,她是有名的才女,不仅功课好,更精 通美术、音乐、书法等各项才艺,人也长得十分清秀,小六时更是出落得一副好 身裁。事实上,我从国小四年级开始就一直偷偷地喜欢着她。也因为这样,和她 一直没有太熟。一方面是小学生对这方面的事情总是很生涩害羞的,另一方面也 是因为她太优秀了,不由得会让年幼的我产生自卑感吧!因此我们国小同班了这 么久,我和她之间讲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
 
  她仍是一副清秀的面孔和好身裁,然而对我的出现并没有意识到,甚至连一 声店员基本该有的「欢迎光临」都没有,自顾自地擦拭着手上的东西。那东西我 也不知道是哪种乐器的零件,就只是看着她反复擦着,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当然,现在的我已由当年的呆小子晋身为少女杀手级的人物,不可能见了她 还说不出话来,但小时候那种稚气的心情让我十分怀念,于是我并不急着和她相 认,而一面佯装看着店内的产品,一面透过橱窗玻璃的反射看着她,缅怀当年的 纯真。
 
  看起来,她大概是受了什么挫折吧!很自然地,我在结帐时和她相认,虽然 她脸上堆满了笑容,但很明显那是装出来的。同情与好奇心作祟,很想帮她抒解 一下心情。
 
  我约了她下班后,请她到一家小酒吧喝一杯。
 
  聊着聊着,我才知道她大学毕业了,目前正在准备高普考,乐器行的工作每 周三天,还可以边看店边念书。
 
  几杯下肚,聊着的内容也不同了。我才知道她男友在国外读书,日前才传来 变心的消息。
 
  我想也是,除了情变以外,没有什么能让一个人如此消沉了。我也把我正式 初恋的初次失恋经验也告诉她,希望她听了会好过些。
 
  就这样,我们俩都带着些微的酒意,来到了我的公寓。
 
  招呼她在房内的地板上坐下之后,我开了啤酒,我们就在继续喝着、聊着。 
  我并没有给她很多安慰的话,只是让她自己叙述着他们的故事,然后试着帮 她整理现在的情绪。
 
  忽然她冒出一句:「其实,我一直都蛮欣赏你的淳朴的。如果要有下一个男 人,我要找一个像你这般老实却又贴心的人。」
 
  她如果知道现在的我早已不再淳朴老实,她或许会对男人感到灰心吧!在我 还犹豫着要如何响应她这句话时,她已经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了。
 
  我毫不客气的吻了她。不是我乘人之危,而是我知道,感情的痛苦是可以藉 着激情来抒缓的,我也算是在帮助她喔!当然,主要的目的还是自己想爽爽。 
  她大胆地把舌头伸出来,在我的嘴唇上舔着,眼神迷迷蒙蒙,身上混杂着体 香和酒气。记得小学时,当她走过我面前,总是会留下一股淡淡的幽香。那是我 最喜爱的味道,如今已记不得是什么味道了。现在的她,是个都会成熟女子,身 上的香气与当年的小女孩早就不同了,可是对我而言,能够再度闻到她身上的香 味,儿时的梦想,却是那样甜美。
 
  我把她T恤领口拉开,吻着她光滑的肩。她轻轻推开我,自行脱下T恤和无 肩带式的胸罩。
 
  在我小时候那不清不楚的性幻想里,这一幕似乎也曾经出现过。她的身裁并 不如当时想象中那般完美,皮肤洁白,胸部不大,乳头略呈褐色。我也脱下我的 上衣,以满足她那渴求的眼神。我爱抚着她的全身上下,她也十分配合地动作。 
  虽然不知道她曾有过几个男人,但显然她对这方面并不陌生。
 
  小时候不分男女难免都比较好动,女孩子的内裤被看到也不算什么。她以前 每次都是穿白色的内裤。而我现在自她身上除去的,也是一件白色的内裤,依稀 仿佛就是她当年那一个款式。
 
  因为想到以前的事,不觉呆了一下,在我耳边传来她的喘息声:「我要…… 
  快给我!」嘿嘿!接下来所要做的,可就不是当年对性懵懂的我所能想象的 了。
 
  (废话!那时连女人的那里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要怎么想象啊?) 
  她仰躺着,口里喘着气,两腿中间流满了蜜汁。自从上次学妹来过后,我猜 想以后还会有不少这种机会,因此买了一盒雨衣备用。我穿上雨衣,缓缓地把老 二送进她的阴道中。
 
  她的表情十分地激烈,但只是咬着下唇,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随着我的抽 插,她才渐渐地哼了起来。我一面前后摆动,一面揉着她的双乳,她则两手抵着 我的前胸。
 
  没有很久,我就射精了。我们配合得相当不错,好象是注定要成为伴侣的。 
  「忘了他吧!」我躺在她身边,抚着她汗湿的半长头发,轻声对她说。她则 报以浅浅一笑,未置可否。
 
  之后,她还来过我的公寓几次,我们每次都在这儿做爱,有时她会留在这里 过夜。
 
  但始终我们都没有承诺对方。或许她之前受的伤让她余悸犹存,而我则自知 并不是值得托付的对象,宁愿让她只把我当成一个慰藉。
 
  不多久,她如愿考上普考,回到南部工作。几年来,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 
  下次同学会时,我们可能变成彼此最「熟悉」的两个同学了吧!
 
                (完)